我的情况 Testimonials

  • 巴克,面部修正

    巴克,面部修正 Raquel,在面部严重骨折以后,用透明质酸进行的面部重塑

  • Raquel,在面部严重骨折之后进行的面部重塑

    Raquel,在面部严重骨折之后进行的面部重塑 Raquel遭受了严重的面部骨折,两侧颧骨全部骨折破裂、筛骨骨折、鼻骨骨折、眼眶眶壁骨折。重塑手术远远不够,带有多种并发症。通过透明质酸浸润而进行了完整的面部重塑。

Raquel,在面部严重骨折之后进行的面部重塑

Raquel,在面部严重骨折之后进行的面部重塑

“面部骨折”“失败的手术”“鼻子骨折”“颧骨骨折”“Lefort骨折”“面部重塑”“透明质酸”“面部修正”Lefort

Transcripción Raquel,在面部严重骨折之后进行的面部重塑

你好,我叫蕾切尔,我要跟你们讲一个故事,但是它更像是一场恶梦。这一切都是从在叙利亚的那个假期开始的。我们的车与军队的装甲车撞上了,死了几个人,我受了重伤,我的颅底凹陷性骨折,下巴,脸颊都骨折了,也就是说,所有,从这里往上的地方,都损坏了。此外骨盆,肘,腕,腰椎,膝关节...还有很多外伤,但是这对我来说都不是最致命的,但是脸不一样。我很快意识到创伤是件严重的事情,因为我亲眼见到脑脊液是怎样从鼻子里流出来的。我们两个幸存者被送往叙利亚不同的医院,然后被一架德国医用飞机送到托雷洪德阿尔多斯军事基地。我被送到巴利亚多利德的十月十二医院,那是为数不多的敢给我动手术的医院之一,当时那里没有地方,我是在口腔颌面外科部做的手术,正好是平安夜的前一天。我在手术室待了一上午,我记得我是八点进去,下午四点出来的。第一次手术很顺利,虽然我草绿色链球菌感染,医生用接骨材料,板子,螺钉来重建我的额头。医生想减少撞击伤害,但是距离事故已经十天了,已经无法挽回。医生给我开了一个冠状切口,修复了所有可以修复的地方。我回到家,不得不接受第二次手术,因为我还没有鼻子,医生用我的肋骨垫了一个,但是我运气很差,又感染了,这次是耐甲氧西林感染,当然还有乳腺炎,各种并发症,我肋骨的固定螺钉松动,这块地方出现了纤维粘着。移植的骨头保持了两年,然后我开始看到鼻梁塌陷,鼻翼越来越靠近,我开始慢慢失去鼻子。我唯一的选择是重新手术,重新移植骨头,这次手术有风险,因为我已经移植过一次了,第二次移植很可能因为脸上血管和纤维损失的关系再度流失。我跟巴勃罗谈过,我以前就认识他,就问他有什么解决办法。他给了我一种选择,先用填充材料,分开粘着的纤维,让脸有立体感,因为我的脸完全是平的。经过了好几次手术,昨天是最后一次,可以看出反应良好,我失去的鼻子也成形了,嘴唇也塑形成功,以前因为纤维化,从外面是看不到嘴唇的。经过了两次扩展手术,医生给我做了颧骨,还填充了颞窝,那里以前就像一具尸体上的一个洞一样,我的脸逐渐立体平衡起来,因为我视野有两个,我无法穿针,但每次填充手术都让我的双眼更加平衡,至少我可以穿针了,我可以继续过正常的生活和我的工作,我和巴勃罗一样是个医生,但是是不同领域的。这就是经过多次手术之后的结果,就像你们看到的一样,我有颧骨有鼻子,有一张匀称的嘴,看上去很美观。虽然今天我还是有点肿,因为我昨天刚做的手术。

Cerrar

观看最多的

Raquel,在面部严重骨折之后进行的面部重塑

Raquel遭受了严重的面部骨折,两侧颧骨全部骨折破裂、筛骨骨折、鼻…

巴克,面部修正

Raquel,在面部严重骨折以后,用透明质酸进行的面部重塑

总览

报刊

种牙

服务项目

面部整容

上颌面

Logo ICEX

本网站由弗雷罗诊所独资所有,不包含其它第三方的广告,且严格遵循医疗和健康信息的隐私保护法保护患者隐私。

本文作者与网站所展示的产品或设备没有任何经济利益关系

Furelos 在: LinkedIn
Youtube Clínica Furelos en Facebook

2010-2017 © Copyright contenidos Centro de Cirugía Maxilofacial de Canarias, S. L. P. Todos los derechos reservados • 法律声明隐私保护政策